生物質發電未來趨勢是怎樣的?

2020-05-22

多位專家和企業代表在2018全國農林生物質發電行業創新與發展高峰論壇上如此表達了生物質發電的長期痛點。


兼具發電、供暖、環保、民生等優勢于一身的農林生物質燃料本該大有可為,卻難以避免地面臨自身定位模糊、技術設備落后、綜合效益不明顯、環保費用高企、熱電聯產比例小等諸多問題。




雖65%企業盈利,但不是賺大錢的買賣


作為農林業大國,我國農林生物質能資源十分豐富,具有規模化開發利用的良好條件。根據國家能源局數據,截至2017年底,全國共有30個省(區、市)投產了747個生物質發電項目,并網裝機容量為1476.2萬千瓦(不含自備電廠),年發電量794.5億千瓦時,占全部發電量的1.2%。


“依靠國家補貼的生物質發電,不是能賺大錢賺快錢的買賣。”農林生物質行業代表性人物、黑龍江慶翔集團的總經理王國茂對無所不能記者(ID:caixinenergy)坦言。


據悉,農林生物質行業當中有65%企業是盈利的。其中,過千萬元盈利的并不多,大部分都是盈利兩三百萬元,還有五六十萬元。虧損企業占比15%、達到盈利平衡點的約有20%。


農林生物質發電行業的產業鏈較短,上游為資源行業和設備行業,下游為電網行業。由于優先上網政策,使得現階段其下游銷售不存在問題,影響行業發展的關鍵即是上游的原料采購管理和發電設備影響的能源轉化效率。


這兩點也是決定農林生物質發電企業營收的關鍵。生物質發電收入主要來自三方面:發電上網費、可再生能源電價補貼、增值稅即征即退。


作為重要的可再生能源,國家在生物質發電的上網電價上給予扶持,認定生物質發電可以優先上網,上網費普遍高于當地煤電標桿電價,比如0.75元/度電里面,就包括了0.4元/度左右的標桿電價和0.35元/度上下的國家可再生能源補貼。雖然標桿電價各省各地不同,但與可再生能源補貼基本可以對半。


去補貼時代,國企+民企?上市?


生物質發電在2006年迎來發展元年。國家發改委發布《可再生能源發電價格和費用分攤管理試行辦法》,認定對生物質發電每度電補貼0.25元。加上當時原料比較豐富,很多企業積極投身。


***早一批進入的是國企,比如中節能、國能、大唐。大部分企業一年能賺千萬元以上。隨后進入了“國退民進”時期,國企央企開始拋售旗下生物質發電項目。接管的民企則逐漸做得風生水起。


但好景不長,2012年前后,生物質發電企業集體出現盈利虧損,行業進入震蕩調整階段。如今,生物質發電行業雖然走出了“陣痛”,但仍然面對諸多不確定性。


事實上,2006年行業只聚焦在電價補貼上,卻忽略了另一項規定:發電項目的自投產之日起,15年內享受電價補貼,運行滿15年后取消補貼。這把降價的劍始終懸在企業的頭頂上。


而近期531光伏新政更是給生物質行業敲響了警鐘,可再生能源補貼退坡已是大勢所趨。黑龍江生物質秸稈燃料塊,佳木斯生物質秸稈燃料塊,黑龍江牛羊牲畜飼料

服務與支持
追根究底  做好品質  止于至善  服務客戶
服務熱線

18546405088

答謝廣大新老用戶的支持與厚愛

地址: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樺南縣華南鎮工業園區 

聯系人:王經理 


首頁

電話

導航

短信
av电影中文字幕手机在线观看